联系电话:028-85880066

锐立文保微信二维码

扫描关注微信

纸张酸化的主要原因及脱酸技术

纸张在缓慢的陈化过程中,其酸化程度是与变质速度有着直接关系, 纸张酸化会造成纸张耐折强度下降,导致纸张破损。脱酸技术成为纸质保护的最重要措施之一。

1、纸张酸化原因

(1)19世纪初开始生产的近代机器纸张开始由木材纸浆代替麻或棉作为主要的造纸原料。磨木浆和初期的化学木材纸浆中是由于木材中带有大量的木质素(lignin)所致,木质素的作用是保持木材硬度,但木质素的化学性质不稳定,容易被氧化而形成酸性物质,所以如在造纸过程中未完全将木质素去除,将会导致木制纸张的快速酸化。

(2)为了增加纸张的白度,需要对纸浆进行漂白处理。在中国古代手工造纸时代的纸浆漂白是通过日光照射的氧漂,但由于耗时过久,近代机器造纸时代用含氯(chlorine)漂白剂来漂白纸张,而含氯漂白剂的残留增加了纸张的酸性。

(3)为了提升纸张的印刷施性,降低纸张的吸水性,防止书写墨水在纸面的洇渗与迅速扩散的现象,往往在造纸过程中加入同样是酸性的明矾(硫酸铝alum)、松(rosin),以及矾水胶料(size)。而这些添加物大都呈酸性,更加大了纸张的酸化程度。

2、酸化现状

据不完全统计20世纪20-30年代,我国纸质文献PH值都在4.0以下,处于严重酸化状态,50年代的纸质文献的酸碱度pH值在5.0以下,处于较严重的酸化状态。例如:

(1)国家图书馆67万册民国文献PH值低于4.5,中度以上破损比例达90%,据原北京图书馆(今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和重庆图书馆等馆藏为基础而编纂的《民国时期总书目》统计,民国图书近20万种,中度以上破损比例的达到了90%以上,而民国初年的文献更是100%破损。——(摘自《民国文献的修复与保护:图书馆永远的痛——以重庆图书馆为例》作者许彤)

(2)测试结果显示,南京图书馆114种样本平均PH值为4.39,重庆图书馆114种样本平均PH值为4.46。——(摘自《民国时期文献酸化及保护的地域差异性研究》作者陈立)

(3)解放军档案馆馆藏4400万张纸质档案,其中近800万张酸化破损,酸化破损比例达17.7%,革命历史档案破损酸化更加严重,占整个破损68%。——(摘自《馆藏档案破损原因及其对策研究》作者盛艳艳)

(4)北京市档案馆馆藏档案资料159万卷册,476个全宗,包括明清至建国后各时期档案,涉及政治、军事、经济、文化教育等各领域。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馆藏明清档案1000余万件。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保存的民国时期的重要历史档案资料数量逾220万卷(宗)。这些珍贵的档案文献都不同程度出现酸化现象。目前国内档案、图书的保护工作主要重心放在文献普查、修复、缩微数字化等方面,关于馆藏文献原生性保护的脱酸处理工作,还没得到积极推广也没有实质的动作,这对于整个档案、图书文献保护是严重的脱节。

随着科学不断进步,脱酸技术在实际应用方面、安全性、脱酸效果和整体成本等方面也有了长足进步和发展,并逐渐成为纸质保护的最重要措施之一。脱酸技术的原理是在保存纸质文献“原貌完好”,具有一定机械强度的前提下,使用碱性物质与已酸化的纸张或图书中和,并留下碱性物质,让纸张的pH值达7.6-9,延长纸张的使用寿命3-5倍。

面对国内档案馆、图书馆等机构馆藏文献生存状况严重恶化的情况,首先应从解决纸张文献的酸化入手,不断推广和加强脱酸技术的应用。纸张酸化是世界性的问题,国外已通过大量研究已进入脱酸处理规模化应用阶段。纸质文献脱酸工作在美、德、法、英、加、意等一些发达国家已经进行了近三十年,而我国在这方面远远落后,我们还没有对档案文献资料进行批量脱酸处理,也没有大量相关酸化调研数据基础。巨量的档案文献出现严重的纸张酸化和老化损毁状况,有相当数量已经完全失去机械强度,一触即破,濒于毁灭。由于环境污染,档案图书酸化和脆化程度还在加快,文献脱酸保护到了不能再等也等不起的地步。纸质文献的最佳脱酸保护时间是纸张离酸化越早进行处理越好,及早保护纸张的纤维素结构不遭受酸化损坏,最大限度延长纸张的寿命。脱酸技术保护是一项与时间赛跑的工作,选择国际上安全主流的大批量脱酸技术马上投入保护应用是最佳选择。应该引起我们纸质文献资料机构的警醒。